首页 > 暂未分类 > 你长本事了 > 10、第 10 章

10、第 10 章

目录

    裴淞基本在被窝里度过了一个周末,他抛下好友兄弟,离开1米2硬板床的宿舍,回到爹娘的怀抱——也就是他家那个地上四层地下三层的独栋合院别墅。

    周一是怎么也起不来的,裴淞从他2.7米宽的大床中央坐起来,和被罩上戴睡帽的小熊对视。裴淞想用意念让自己和熊交换位置,大概是,你去上班,我来睡觉。

    妈妈担心他关掉闹钟继续睡,过来敲了敲门,在外面喊:“裴淞啊,你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噢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裴淞掀开被子跳下床。

    裴淞他爸扇扇子的姿势向他炫耀一件东西:“喏,你昨天要的贴纸,刚刚打印店叫了个跑腿送过来了,哎不过你确定你们车上能贴?”

    裴淞“嚯”了声,噔噔噔快步跑下楼:“谢谢爸!能的,今天练的是卡丁车,卡丁车上没有赞助!”

    “卡丁车?”裴淞他爸大喜,“你的强项啊!专业终于对口了啊!”

    裴淞妈剜他一眼:“你儿子专业是汉语言!”

    周六在地铁站偶遇了路城山,柯宝盟盛情邀请他一起去吃火锅,他听闻一群大学生聚餐,婉拒了。

    之后回家就一直躺着,睡眠是人类最好的自我修复,裴淞爱睡觉,是怎么都睡不够的那种爱睡。

    周一到车队的第一件事依然是开会,和上周一样,男大学生空着手进来会议室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一早就满脑子卡丁车卡丁车,半点笔记本也想不起来,到了才发现,该在休息室架子最下面抽个本子的……

    窗明几净的会议室里,无论是装的还是真的,大家脸上都是热爱工作热爱梦想,周一又如何,周一只是千万百计吸人阳气的妖精,打工人一身正气无所畏惧!

    结果第一个打哈欠的人,是路城山。

    会议长桌上,可能有人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,偷偷用笔尖戳了一下手背,才确信这里是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和上次一样,裴淞坐在会议桌的拐角,也就是高中教室里那个讲台旁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路城山似乎料到了他空手,不动声色地递了个空本子给他,他迅速接过来,在自己面前将本子转个圈摆正,犹如转方向盘,唯手熟尔!

    接着,男大学生挪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,伸手在路城山工装裤大腿外侧的兜里,抽出一支笔。

    路城山偏头垂眸看他,他回以一个意义不明的坚定目光,路城山猜测他大约是在表达“你忘记给我笔了,不过没关系,我会自己解决”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路城山调整了一下情绪,开始开会,“这周练竞速二冲程卡丁车,因为夏休刚刚结束,用二冲程卡丁车找回竞速赛的手感。”

    路城山并不是那种“假期松懈等于犯罪”的工程师,他说让大家找找竞速赛的手感,就是单纯让大家找找手感,没有阴阳怪气地表示“我知道你们假期没练车”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家都对路城山很敬重的原因之一,他就是纯粹的维修工,只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路城山把ppt投射到后面屏幕上,二冲程卡丁车是f1赛车手的必经之路,而f1,是众所周知场地赛车的天花板。其控车的困难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没开过二冲程卡丁车?”路城山问着,视线在车手们的脸上扫视一圈,没有扫到裴淞。

    改装组的一个小伙哆哆嗦嗦地举手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gt组也有一个举手:“路工,我也没……”

    路城山点头:“嗯,我记得有人没开过,没事,练一下。”

    卡丁车的定义是“微型运动汽车”,国内卡丁车馆常见的卡丁车多是娱乐性质,专业的卡丁车在过弯时候产生的g值很高,并且它的百公里加速可以达到和保时捷911一样的3秒。

    接下来路城山从理论上简单讲了讲卡丁车的动力结构,然后设定了一下大家的分组。

    gt组那个没开过卡丁车的小伙叫辛洋,他和裴淞一组。会议结束后大家各自散去,车手们做体能热身,维修工们给卡丁车做车检,各忙各的。

    辛洋稍微有点局促,他见裴淞换好赛服出来,走到他旁边:“我连4冲程卡丁车都没开过……”

    裴淞按按他肩膀,说:“放心,这东西不难,你看它长得跟个玩具车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辛洋张了张嘴,才说,“不是,虽然我没练过,但我有常识,这东西和玩具车没有半点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确实,二冲程竞速卡丁车,路城山给了所有人kz-r1引擎。各个车组的车手们全都换好了赛服,在赛道入口站了一排,接着,维修工们把卡丁车一辆辆推出来。

    车队里的卡丁车存货量不多,10台二冲程卡丁车,车手有二十多位,两两一组。辛洋是真的有点害怕,毕竟这卡丁车看上去像个四轮的摩托,没车架也没车顶,在底盘上放一个座椅和方向盘。

    裴淞有多兴奋,辛洋就有多瑟缩。以至于他以“我还没准备好”为由,拽着裴淞拽到队伍的最后一排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么慌的吗兄弟?”裴淞哭笑不得,“这样,我教你一个小技巧。”

    辛洋用力地连点两下头,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裴淞说:“开上长直线的时候,如果你拉了极速高转,最好用手去捂一下它的进气,避免高转速的时候太多空气涌进去,搞不好会爆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辛洋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小技巧啊!怎么还有车是需要人类用手捂住进气口的啊!?

    辛洋是gt组的,gt赛车和拉力赛车一样,安全性能特别好,辛洋车里的防滚架都是钛钢的,和f1方程式的halo一样。

    他车技其实不错,但有点胆小,裴淞能看得出来,他属于边哭边挥着大砍刀杀掉所有人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于是裴淞一手夹着头盔,另一只手坚定地握着他肩膀,决定赐予他一些外部动力:“来,我给你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辛洋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裴淞就像《荒野大镖客》里那个西部点子王一样,一脸自信地说“我有个主意”。

    裴淞眯眼一笑:“好东西,本来是给我自己准备的,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队伍最前方,路城山和其他工程师一起,在赛道入口对车手强调注意事项,并且路城山会仔细听每个人的发送机转速声音。

    “下一组。”路城山招手。

    下一组上前,再下一组就是裴淞和辛洋了,这时候前面几组训练完的卡丁车正在从他们后方推来赛道入口,被开坏的车推去维修房,裴淞迎着一辆车就过去了,问:“这车是好的吗?”

    小工说当然,裴淞“哦哦”了两声,点点头,扭身望了一眼还在赛道入口的路城山。

    确定了路城山背对着自己,他立刻把赛服拉链拉下来,从怀里抽出一张长条状、手掌宽的贴纸。

    两个推车的小工惊呆了,其震惊程度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没能出言阻止——因为没有经验。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?裴淞别这样,使不得?听上去有点不正经。

    前面一组发车下赛道后,终于轮到裴淞和辛洋。两台车被推到他们旁边的时候,辛洋看见自己车头的贴纸后噗嗤笑了出来,扭头凝望裴淞,裴淞给他比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二人坐上车,小工检查了他们的头盔头颈和安全带之后,最后确认刹车和油门的距离刚好,他们把车开去发车线。

    两台卡丁车停在路城山两侧,路城山一直在看数据,没看见辛洋那辆车有被贴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直接蹲下,跟两个车手说:“第一圈是没有抓地力的,第一圈时速不要太快,到第二圈后程的时候开始拉速度,拉缸也没关系,不要怕引擎爆震,这两天是为了快速找手感,懂了吗?”

    辛洋嗯嗯着点头,他明白这些话主要是说给自己听的,因为旁边裴淞正在和赛道旁的向海宁和陈宪挥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如果说幽灵虎车队要评选一个“卡丁车之王”,那必然是裴淞。

    裴淞此人,14岁谎报年龄跻身青年组拿到冠军,尔后被举报其不足16周岁被取消成绩。

    后一年,他那个不靠谱的爸又带着他来职业组报名自由人,拿了他表姐的身份证,穿了他表姐的连衣裙,男扮女装被当场识破,负责报名的赛会的人差点气撅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当年21岁的路城山,差那么一点点就在职业组与15岁的裴淞同场交手了,并且是女装裴淞。

    所以路城山知道他场地赛的水平,那些注意事项的话,都在对着辛洋说。最后,路城山抻了抻辛洋的安全带,确认扣紧之后,对他说:“正常跑,跟在裴淞后面走线,这不是测试,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辛洋狠狠点头,总工程师的话字字如箴言,再想想裴淞给他贴的贴纸,当即不紧张了。

    两台车“嗡”地轰着油门窜出去,这时候小工确认了路城山目前情绪稳定,试探着走到他旁边,说:“路工,裴淞他……”

    小工有点磕巴。

    路城山偏头:“裴淞他?”

    “他在辛洋车头贴了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即便小工还没说是哪四个字,但路城山已经感觉额角青筋在跳了。

    “四个什么字。”路城山没有用疑问语气。

    “此面向敌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