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暂未分类 > 神啊快别摆烂啦 > 【正文完】

【正文完】

目录

    “哦,生存之道嘛,我理解,不过我听陈悦齐说,你们家在京城也很有权势。”孙祎侧眸看着她。

    钟宁连忙摇头,“俗话说一山更比一山高,我们虽然有权势,可我们在新中国建国几十年之后才在人类社会发展,比不上世家大族,京城真正的遮天树是一位叫梁先生的人,听说,当初好几位元勋都是梁家门生,包括后期,也在源源不断的为国家输送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□□的时候,他没有受到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□□时期,他们手握几项国家科研项目,包括国防,没人敢动啊,”钟宁有几分感慨,“我们虽然比普通人要优越,可既然生活在人间,就要实行人类的生活法则,只能一步步地来。”

    孙祎点了点头,他认同钟宁的话,“这么说的话,要求结案的人是梁先生,他为什么会这么急着结案?难道说这件事跟他有关系?我觉得到了这个时候,就算动用一下鬼神的力量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钟宁摇了摇头,“我们也想过这么做,但是,梁先生的底细我们查不到,包括生死簿都没有他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孙祎眼前猛地浮现出太白金星告诉他,为了保护黎倾的魂魄,陈悦齐也没有被记载在生死簿上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三界生灵,生死簿上都可以查,怎么他不是三界的人?”孙祎严肃地问。

    钟宁长叹一声,“您可能还不知情,一百年前,三界发生动乱,神仙遭受重大打击,各地起烽烟,为了不让神仙拧成一股绳,同心合力,我们地府也……地藏王菩萨身受重伤,十殿阎罗都折损六七,更不用说鬼差等等了,生死簿也被损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死簿一旦损毁,对三界而言……”孙祎沉默了,“恐怕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钻长生这个空子了,前段时间太白还告诉我,百年前谋划这场战争罪魁祸首没有找到,他把神仙逐个击破,不容小觑,你对他的了解有多少?”

    毕竟,太白还告诉过他,有一场战争快要发生了,还有两年半的时间。

    钟宁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当时我刚出生,地府处于战乱之中,为了保留血脉,我们这些新神都被送到人间了,所以我对他,没了解过,不过听父亲说,这个人没露过面儿,但是他的爪牙都是远古时期的妖魔神兽。”

    脑袋疼,孙祎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钟宁忽然开口问:“对了,过几天四月一号,有一场邮轮盛宴,你会去吗?”

    “陈悦齐去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钟宁上下打量他一番,“上仙,你现在是元神……能待在陈悦齐的意识海,难不成您就是太初真正的主人?”

    孙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钟宁瞪大了眼睛,眼前这人,就是传说中的……

    她指了指陈悦齐卧室的方向,又指了指孙祎,眼中八卦之光大作,“那您跟阿齐,你们俩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事没有。”孙祎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您没告诉阿齐您的真实身份吗?”钟宁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孙祎烦躁地抹了把脸,闷声回道:“你也当不知道,别说漏嘴,我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四下寂静,两人独处,颇有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钟宁心里有些感慨,孙祎刚现世,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肯定是有多重顾虑,可老神谁没见过他,甚至大部分神裔都听说过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孙祎这么做,有点儿自欺欺人了。

    恐怕到最后,只有陈悦齐一个人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依照陈悦齐的性子,知道真相后不知道有多伤心呢。

    “你跟张青羽怎么回事?你不喜欢他?”孙祎还没联想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呃,他也太直白了吧?钟宁垂着脑袋,捏着衣角的手指逐渐收紧。

    见她不语,孙祎也没想到女孩子害羞这件事,继续追问说:“张青羽之前颇受天师府的人排挤,他又可怜,拎着把桃木剑,连个法器都没有,这次他一个人回天师府,你很放心?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怎么办?他非要走,就是因为人蛹案结案这件事,他对我不满,觉得我是个在官场上追逐名利的小人。”钟宁一提到张青羽,语气激动得不行。

    孙祎挑了挑眉,“哦,这样啊,青羽这个人,胸怀苍生,正义凛然,却也有点儿不解风情了,情侣相处嘛,还是要多理解和多体谅对方。”

    闻言,钟宁难过地撇了撇嘴,她不是不担心张青羽,但是,俩人年轻气盛,都怄着气呢,谁都不愿意先低头。

    她忽然开口问:“那你爱黎倾吗?”

    孙祎的手猛地僵住了,他顿了两秒,抬眸灿然一笑:“爱。”

    钟宁懵了,她本来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问的,谁知道他居然……他可是没有七情六欲的神啊,那一瞬间,钟宁感觉他的偶像滤镜好像碎了。

    她哆嗦地开口说:“我,我不是刻意要问你,只是……黎倾的故事我听过很多,五千年前,逐鹿之战九黎族战败,蚩尤一方存活下来的神进了地府,成了第一批冥界诸神,她更是……战神一样的存在,我从小听着她的事迹长大,也听过她跟您的故事,所以……我好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祎点了点头,心里在憋笑。

    爱个鬼哦,他知道,黎倾虽然是个鬼差吧,但是实力很强,当初就连天庭都忌惮她,很大的原因就是她的蚩尤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这么回答,无非是想从钟宁口中套出地府的打算,是打算迎接黎倾回来,然后抹杀掉陈悦齐的灵魂吗?

    “我听说前段时间,陈悦齐的外公去世了?他为地府付出了很多,我们会安排他投一个好胎,或者安排一官半职……”

    孙祎的眼中划过一抹危险的光,声音也冷了下去,“所以,他对地府而言,是有功之臣咯?”

    钟宁听出他话头有点儿不对劲,她没往陈悦齐身上想,而是反问孙祎:“难道,你不想让黎倾回来吗?”

    他不是说他爱她吗?

    不想,我一点儿都不想。

    孙祎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说:“我当然想,但是,陈悦齐的灵魂是无辜的,不过,我倒是想知道你们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钟宁沉思了片刻,说:“最近我们在调查陈悦齐,因为黄老三的很多犯罪证据,物证齐全,但是缺少人证,我们怀疑,很多人都死在陈悦齐手上。”

    孙祎沉默了,他早就知道陈悦齐这个人深藏不露,没想到还藏着这些呢?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他哼笑道:“她有没有滥杀无辜,你我心里都很清楚,如果是莫须有的罪名,那更不可取,再者说,她对黄老三动手,是你让她去办的,她如果身上有事,那你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钟宁沉默了,须臾,她才开口说:“您觉得,陈悦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孙祎愣了两秒钟,才开口说:“她小时候被绑架过,长大之后又在寄宿学校读书,和亲人的关系疏远,感情冷漠,自我保护意识很强,情绪捉摸不定也很正常,不过,你跟她处的时间更久,你对她应该更了解。”

    钟宁脚踩在凳子上,抱着膝盖沉思了片刻,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陈悦齐是秘密降生的,我们地府也是查了好几年才查到她的踪迹,我奉命去守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十四岁,刚上初二,那年徐北光二十二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提到他?”孙祎有些疑惑,他和徐北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觉得这个男人非比寻常,可那个时候他的心思都牵挂在陈悦齐身上,对此人关注很少。

    钟宁说起了一段陈年往事

    ——那时每次放学都会回家,钟宁会照例陪着陈悦齐。

    可有天晚上,下了晚自习之后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,月黑风高下,她们俩就被人堵在巷子里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之前跟徐北光有仇,想着他现在去当兵了,就想拿陈悦齐出气。

    陈悦齐跟钟宁被堵在巷子里,四下无人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她俩缩在角落里,那些人拿着电棍就要冲过来。

    钟宁正犹豫着要不要用原形把这些人撂倒。

    陈悦齐就已经先她一步,抄起旁边的钢管打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,”孙祎连忙止住她,震惊无比地开口说:“都这样了,你还不上吗?”

    钟宁啧了一声,“你先听我说完啊。”

    陈悦齐那个时候才十四岁,打起架来十分灵活,手中的力道也很强劲,刚开始的时候,她面对着几十个人愣是没落下风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她就因为年纪太小,扛不住几个人高马大的青年。

    钟宁也不敢耽误,准备出手的时候,突然亮起了远光灯,把小巷子照得亮如白昼,一大群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北光也走了出来,抱起跌坐在地上的陈悦齐,仔细检查了一下,她也没有受很严重的伤,但是脸上有五个手指头印,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扇的。

    徐北光当时就瞪了一眼还在发懵的钟宁。

    眼底的嫌恶让钟宁现在想起来都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对倒在地上的那伙人说,五根手指头印,一个人剁一根。

    谁知陈悦齐立刻拉住了徐北光,满含深意地对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徐北光才说,看在阿齐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,要是让我知道她在这一片出了一点儿事,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,都得死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就带陈悦齐离开了,留下钟宁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后来,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我后来才知道,当初徐北光被他妈妈逼着去当兵,他一直在外面躲着,陈悦齐对他摇头的意思是不想让他犯事,要他去当兵……”钟宁说到此处,抬眸看来一眼孙祎,他的眼神让钟宁瞬间哭丧起了脸,“你怎么也这样看着我啊?!”

    孙祎嫌恶的眼神,和当初徐北光的眼神一样。

    并且他眼睛又深邃,嫌弃一个人的时候,眼睛都快跟眉毛长一块儿了。

 
目录 书签
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: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:瞎眼五百年,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:我有词条面板全文 返回顶部